得明健身-20240112得明有话说《神奇的果园》第七课于总登场(二)
切换至
得明健身
得明理疗
得明生态园
[切换]      app下载 登录 注册
首页 刷新 客服 分享

首页 >> 大千老师专区
源寶 2024/1/15
收藏 0 28 1

清音:大家晚上好。上次老师铺垫了很多,底下小伙伴说,哎呀,老师把于总夸的像一朵花一样,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呀,很期待啊。

师:男是女啊?长什么样?比老师大,比老师小?

清音:听老师讲的,于总又有智慧又有行动力,智勇双全,像赵云还是像诸葛亮?

师:于总连麦之前,我公布一个好消息。今天下午跟于总碰了一下,打算即刻成立面坊叫面粉坊油坊磨坊酱油醋坊酒坊。咱们全面布局农业和农副产品加工业。

清音:老话说民以食为天嘛,这要是从入口的食物上面,我们把它源头把握好了,我们真是太幸福了。吃的安心。因为食品安全是一个很大的一个问题。

师:我们要牢牢把食品土地掌握在自己手里,一个大的好消息。对,还有大酱,就所有调料,我们能做的。你们应该知道,现在食品安全的问题非常严重,几乎没有安全的。一种是它本身就是假的,二是不断的添加剂加东西,面粉里面加滑石粉加增白剂,大量的加。还有就是你们买的香油都不完全是芝麻油,都是香精的。

包括酱油,添加剂,尤其海天酱油的添加剂,非常严重啊,酱油都不是酱油了,现在都是勾兑的,酱油和醋都是勾兑的,吃的无不造假。已经人神共愤。

为什么我们下这么大决心,一定要把食品安全掌握在自己手里,明天讲正式讲,明天周六咱们公布咱们的得明农业规划,农牧产品,具体措施还有近期就开始预售明年的有机面粉。面粉咱们今年卖了一批嘛,反响非常强烈。那咱们有请于总登场,

你看这个于总,短头发短衣襟小打扮的。

于总:您再夸我,这都没法说话了,我在果园呢。

师:这是咱们传说中的于总啊,已经被夸成花一样了,

于总:老师好,得明的小伙伴们大家好,我就是老师说的主人公,老师夸我夸的太厉害了,夸的我现在都无地自容,我都不好意思说话了。

师:特别有意思啊,也绝了,这于总啊,他跟我的属相啊,正好相配,原先我那个老领导跟我也特别配,这属相啊,你不信不行啊,我感觉。于总,上次我跟你讲的你听了吗?

于总:听了听了,因为那天姑娘收拾东西,我听的细节没有听太多,但是大体的我都听了。实在是太感动了,你们把我夸的实在是边都没了,其实说实在的啊,没遇到您之前吧,我感觉生活过得挺平凡的,也感觉以后的生活也是很平凡,没有想到对我来说坐火箭似的一下突然之间就这么不平凡了。

然后我也没想到您对我是这么的信任,这么的认可,然后我就感觉,您既然选择我,我就应该用我所知所能,尽全力的做这些事儿,但是我没想到您会对我有这么大的认可度。这超出我的想象了,其实说实话,我感觉就是我碰到了您,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事,因为您让我平淡的人生变得不平淡了,我非常谢谢您。

这是我心里话,我这个表达能力吧,也是跟您学的,因为以前我不敢面对这么多人这样的情形。由于您的影响吧,现在我感觉很多事都敢干了。

师:是吧,得到了很多勇气。

于总:现在就感觉老师给我很大的力量,无穷大的力量,现在没有我不敢干的事儿了。

师:咱们有多少人见过于总啊,说说你第一次见于总是什么感觉?

春春:我第一次见于总,就觉得喜欢,果园当时老师不是招了好几个人嘛,但是就对于总的感觉跟对别人的感觉不一样,反正就觉得好像跟我们比较投缘吧。然后后来老师说于总的时候,大家第一感觉,应该可能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哈。

反正就是感觉是实在人,做事的那种感觉,走路风风火火的,然后很精干,特别精干,就第一感觉,然后做事感觉我们都半天弄不好他两三下突然就搞好了。

师:你看,公屏上说的,都是踏实能干实干,都说你能干啊,对,特别利落,于总啊,你说你为啥这么能干呢?

于总:您在后边支持我,我就能干,真的。

师:这之前我感觉就比较能干了,只不过风云际会啊,咱俩遇到一块了,我就跟于总说,如果我们十年前就认识啊,我感觉现在廊坊这地儿应该捅破天了都。

于总:我感觉现在也不晚,现在也不晚。

师:我也感觉我是问不倒啊,于总是难不到,干不倒,我感觉凡是交给于总的事情,一下就感觉他特别放心,心里踏实,你说说为什么给大家这么一个印象呢。

于总:其实说实话吧,我感觉您交代了一件事,这个事把它的思路捋明白了,完了分成步骤一步一步的做,我感觉我干事就是以这个为观点做,还有我感觉您分配的好多好多事情我发自内心的想干,而您这件事儿跟我又达成了一个共识。主要就是您派这个任务了,完了我仔细去想,然后一步一步实施,您又很认同,很赞同,这件事儿我就做的相当顺利。然后这件事就做成功了。

师:对,我说一句啊,就是大家很多都是咱们得明小伙伴,有很多都是事业部的啊,咱们的一个短板就是如何把这个事情坚定顺利的推进下去,落实下去,还有搭班子一起合作。因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想法,那两个人就会产生分歧。就我跟于总之间的合作,我感觉非常默契的。无论是于总,他有的时候不认同我这个观点,那么两种方式,第一个提出来,第二如果说服不了我。于总你觉得你是怎么协调咱俩之间关系的,你跟大家说说。

于总:我会不停地说,我会老跟你唠叨,一直唠叨,我一直唠叨到你认可为止,如果在我的认知当中,我感觉这件事儿到时候跟您有产生分歧了,我认为我是对的,那我就会一直跟您唠叨。我也一直唠叨到您认可这件事为止。

师:哎,这个就是上次小黑板上给大家写的“诤友”,什么叫诤友啊,比如说如果从我们这个级别来说,是上下级的关系,但是作为合作的时候,做这件事情必须合理嘛,那么又是同志的关系。那么怎么办啊,做这件事情,而不是只是一味的上面给一个命令下来,他就做,管它好坏呢。但于总我知道他不是这样的,作为一个朋友,作为一个战友,就相当于,我都想过,如果上战场,跟于总一起上战场,在这个比如说军阀混战经常混战,混战的时候,我感觉非常有意思,打打杀杀。

春春:关键于总他本身社会经验我感觉还是蛮丰富的,就是线下这一块,我觉得可能比我们很多人是要厉害很多,有一定的经验,他在线下做一些事的时候,他提出来的有些点,其实还是很多时候往往都是对的。

师:对,我感觉于总的经历啊,绝对是野生的,经过社会磨砺了,不能说是社会毒打吧,起码是风风雨雨在社会上都经历了,该经历的都经历了。我觉得这个人生经历还是比较丰富的,才能就完全是干出来的,干出来的,而我们很多人,包括我本人也是养出来的,咱们都是养出来的,你看春春也是,大学毕业就去上国企。

春春:我没有在社会上,真正的跟社会人打过交道,非常简单的那种状态。

师:那么你对养在深闺人不识的这个大家呀,还有他们的孩子。于总,你觉得应该说些什么呢?给大家一些建议啊。

于总:对于孩子这方面吧,我可以说一下,就是说我的亲身经历吧,其实很简单,就是我就感觉跟普通的一般人的生活经历都差不多,然后主要孩子这方面,对于孩子方面我认同老师这种散养方式,包括我家的孩子,我也不是管的特别严,不是要求必须学习特别好呀等,我感觉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,没有什么大病大灾,对于咱们老普通老百姓来说,没有什么大病大灾,能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成长,我感觉就挺满足的,至于经济跟物质方面那些,我尽我能力给予。教育这方面,他只要有一个端正的学习的态度,具体分数也不是特别重要。他只要认真学了,每天认真把作业该做的做完了,该玩的时候还是需要去玩,不能天天只知道学习。

有时候我很心疼我们家老二,老大的时候也是,那段时间比较忙,没有太多关注,到老二的时候这个书包呀,简直太沉了,对孩子简直就是负担。

现在孩子书包都相当沉,每天一个小学生的作业几乎都写到九点多以后。我那个时候四点多五点放学写个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,其余的时间我都是外边玩,直到我妈喊回家吃饭了,要回家吃饭了,现在孩子,我感觉太可怜了。就是关在小楼房里,就是写作业,也不出去玩,像我家老二,我们家老二现在睡觉了,为什么睡觉了,因为礼拜五,我给他规定周五可以回家先玩,不写作业,现在已经玩累了睡觉了。别的没有什么了。

师:你看其实很多家长他教育孩子,我感觉啊,都被整个的这个教育观念裹挟进去了,就像于总这样的,我感觉就很简单朴素的几句话,就把事说清楚了,但是很多城里的爹妈就是不明白,你比如孩子病了,多动症,甚至有抑郁症,怎么回事呢?到医院看这看那看,其实很简单,很多孩子各方面的问题,于总说得明白,就是孩子没有撒出来,没有野养,我感觉这方面,从本质上啊,大家观点还是一致,如果这些观点不一致,是很难去磨合的。

还有关于于总的这个实干能力啊,例子太多,那么上次咱们讲过一个找狗,一个找孩子,于总给大家说说找那个孩子,你怎么就知道到那找,那么多人都是到处找,却没找到。

一件事,为什么别人办不成,你能办成。

于总:我感觉办事情第一是动手动脑,必须是脑跟手一块都动,办事情之前我认为先得思考一下,具体怎么办,咱们再办,不能上来蛮干。

关于找孩子这个事儿吧,其实我感觉也是巧合,当时我就在想,他会去哪。这人生地不熟的远处肯定不会去呀。看一下监控,监控也没看见,监控没看见就说明他肯定没奔门出去呀,然后就想外边,西边是个大沟啊,他肯定过不去沟。门外边监控也没有,因为西边是道,北面是道,看监控西面道也没走,北面的道也没走,然后东面又是大沟啊,所以推断他肯定是在南面。所以我就骑车直接奔南边了,南边有什么地儿呢?南面只有那个小树林,而且那个树林四外边根本就出不去人,只有那一趟小道,然后我就进去了。当时还吓我一跳,因为那个树林特别荒,几乎就没有人去,那边还有特别大的几个坟,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上那块去,到那吓我一跳,我说孩子在这儿呢,然后第一时间我就通知老师,通知春春的,别着急了,然后我就给他带出去了。这就是经过。

春春:透彻的分析,这我是第一次听,于总太厉害。

师:你看首先就是说要干吧,不能盲干,瞎找,这也找那也找,这就不行。我感觉我们就特别缺乏脑体结合的能力,脑子也有,又能实干,你说这事儿还啥事儿办不成?

春春:我们其实也不能说完全没用脑子啊,也用了,但是跟于总脑子差的级别太大了。

于总:当时我估计你们是吓慌了,当时就感觉你们投入的感情太多了,我这属于旁观者清嘛,因为你们跟孩子感情方面特别好,当时一下跟自己的孩子似的给吓慌了,然后我就等于是一个局外人,所以我头脑清醒点,并不是说你们没想到,是你们那时候已经就是慌的,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了。

春春:其实主要就是真的没有于总这样一个分析能力,或者说对周遭这么熟悉的这个状态,我们当时因为园特别大,咱们园儿是100亩的园嘛,然后孩子从哪走的,我们都知道,他手机也没拿,包也没拿,什么都没拿,然后我们就想着从摄像头去看出没出,首先确定没出,就想在园里嘛。就没想到他能翻墙出去,所以就在园里一直在找。

其实园里没找到,应该分析一下,比如说周边,那会儿反正我没想到周边的事。

师:这事儿咱们大概知道了于总他是怎么分析的,那个嘟嘟呢,你怎么过去给它捞回来的?你分析分析。

春春:这个也太难了,我感觉找嘟嘟这个更难。

师:于总你当时怎么直接就认定了是西边,而且还深入到里边去了呢?

于总:因为之前它跑出去,就是一直往那边跑,别处它也不去,但是到具体到西边哪块,当时也没有太多思考,就凭直觉,觉着它是上那边跑了,然后我就往那边走。

其实别的地方我也去了,南边东门我也去了,那边全是人家,所以只有去西边,没准还是有点碰碰运气,我感觉没准有点希望,它要在这边的话,你们还有几率能找着,因为别处肯定都是或藏起来了,或让人拴起来了,估计也找不到。

然后我就打算从北边然后往南转村转一圈,因为嘟嘟不吃栓,老是散养着,如果拴起来,我估计它会叫。

我还没往南走呢,然后往西走走走的,我就听见狗叫唤了,狗叫唤了呢,然后正好碰见碰见一个熟人。然后我跟他聊了两句,我说我们那狗丢了,我们那狗丢了,他说什么狗,我说一金毛,他说挺肥的吗?我说是啊,然后这会嘟嘟正好叫,我说是不是在前面那块,他说是,在他们家拴着呢,他们家那狗给招过去的,好像是。

然后我就跑过去了,跑过来一看,就是嘟嘟,我到他们家院里,说这是我们的狗,从院里跑出来了,没看好。

那家主人就说,没事,那你牵走吧。

当时嘟嘟给拴起来了,如果没人找的话,我估计应该就给卖了,因为嘟嘟太肥了。

因为这家人家里有一个母狗,招的嘟嘟。

我也是碰的运气,说实话没有老师说的那么厉害,我就一定能找着,这个我估计85%,甚至到90%都是碰的运气。

春春:其实您还是凭经验的,凭经验加上您细心嘛,还跟人谈聊一下,说不定有线索。

师:那边我也找了,不是没找。我也知道它往那边跑了,但是找的不够深入,大多数人都是这样,我们办事都不深入,不坚决,不彻底。

老毛也强调过了,你们一定要看老毛所有的文章,他有一个词特别喜欢,就“极”,极大,极深,极广。他特别喜欢就“极”字,就是把事情做到极致,天天强调矫枉必须过正,这个乌江上,盛勇追穷寇啊,不要沽名学霸王,你要干,就要干的深入彻底,他特别喜欢“极”和“彻底”,彻底打倒资本主义,极大的鼓舞了人民的士气。

你们还会发现我于总和老毛,都有这个共同的特点。

于总,你发现了吗?就很多成功的人都有这个特点。

为什么咱们得明健身让大家架肩,这是一个大秘密,成功的一个大秘密,就所有人想取得成功,必须把肩膀架起来。

于总第一次我见他,他就是那样,那个小伙子,哎呀,能干,最开始这个印象。

但是当时我在干什么,我也是模糊了,于总,你第一次见我是啥印象,你还记得吗?说几句。

于总:我第一次见您,村长他爹把我领进去,然后跟我介绍您,说你叫王哥啊,然后我跟您握了一下手,当时的印象特别清晰,当时给我第一感觉,我感觉你有内容,别的没看出来,我感觉挺朴实的,还有当时您留的这个造型,就感觉有艺术范儿,有文化有素养的那种人,当时我跟您握完手以后,您就跟我说,说这里有什么活,干点活,然后您就跟我说走走水电呀,这个那的,您跟我说了一下整体规划。

然后这就开始慢慢跟您接触,今年第三个年头了。

师:嗯,那后来你看,老师又挖河呀,又造山啊,又那啥呀,又整那个地窖啊,你没觉得我有点问题吗?过于理想?

于总:说实话,一开始感觉有问题,不是您的问题,是问题在于花这么多钱在这块。能挣回钱来吗?我说投入这么多,怎么挣回钱呀。

当时您让我干什么,我说那就干吧,但我一直感觉着不是特别看好。

我所想象的就是我付出了多少,就得拿到多少回报,然后您干这么大,那必须就得拿回多少多少回报,我就没想到呢,到现在一直干到这么大,我一直想都不敢想。

师:吧,终于遇到一个不靠谱的人了?

于总:不是不是不是不是,您干的每一项都是有自己的计划的,也不是瞎干。您现在包括果园呀,还有民宿呀,现在干的都是井井有条。

师:我说的是最开始啊,最开始咱园里的工人们啊,在私下里都跟我说你咋赚钱啊,或者这个不行啊,真是操心的,提个建议。

我感觉刮目相看是从去年夏令营开始,咱们园的工人们全都转变观念了。

当时我一直念叨嘛,咱全国都有会员,那不疫情期间嘛,那没事儿,咱有那么多广大会员支持咱们的,咱甩开膀子干就行了,这个赔点就赔点,咱一两年不赚钱都无所谓,我是这样说吗?

于总:对对对。

师:但是那时候大家还没有一个切身感受,没有一个强大的后盾做支持的这种感觉,哎,真正转变就是马上到来的夏令营。我感觉彻底的这方面不介意了。

春春:我看见过于总的几个人说发现于总变了。

我们去了一趟西安嘛,于总是第一次跟着老师出去,把于总也累着了哈,但是我发现,去西安了以后,于总和在果园的那个状态完全不一样了。

去西安他说没想到这么好玩,就特别像个小孩子,然后自己在那查攻略,还天天给我出主意,出去玩就一直特别开心的那种状态,他在园里还是比较严肃的啊,一般是不苟言笑,一般都在做事一直忙,做事做事,一般不跟大家交流。

我在西安待了一个月左右吧,然后我回来了以后,一看见于总就发现他面相变了,就他整个人往开了走了。园里的几个跟我一致的反馈就是这,然后就是于总这次回来以后变化好大,给我们逗乐了,去跟我们交流说话了,说以前都不跟我说的,这两天心开了,心开了又愿意说了,我觉得可能这一次于总去西安以后,应该就是老师说的那个夏令营,让工人们对得明有感觉了。

于总应该是去西安以后,对我们得明或者老师在做的这个事,他应该更有感触了,反正我觉得去了一趟西安,于总变化非常大。

大家说于总是暖男,超级暖男,他天天玩,只要看见好玩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他媳妇打视频,分享,大雁塔,大唐不夜城,人家表演节目,赶紧开一个,然后一会看音乐喷泉又赶紧开一个,我都看着呢,然后我们就想,哎呀,这男人怎么这么好。

师:这个关心人照顾人的这个男同志啊,而且细节照顾到这么好啊,我感觉很少能遇到。

于总:谢谢,太谢谢你的认可了。我感觉今天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了。

师:咱们这次去西安之后,你感觉对咱们得明得名是吧,你眼中的得明,你能不能说一说。

于总:感觉每个人都很健康开朗,跟上班的,普通的社会上这种人有很大区别,就特别纯朴,健康,乐观开朗。

然后我的感触就是,我每天都在跟您学东西,只要跟您在一起,我感觉就有很多东西就在往脑子里塞,包括去西安,西安这一趟学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。

有时候在果园我对于感兴趣的东西,我是特别好学的,尤其您身上有太多太多我值得学习的东西了,我感觉学不过来了,很多都在往脑子里塞,根本学不过来了,而且对我都有很大的意义,我自从跟您在一块儿,我这个感情方面,媳妇说我变了,以前上班下班回家吃饭睡觉,现在你能跟我说话了。我说有吗?她就说是,你会跟我说话了,能说点别的了,好多事情你能顾虑到我的感受了,我说我不一直都这样吗?她说不是,你好像变了。

在西安的时候,感觉这么多人都在一块儿,因为我比较好玩,每年都会出去一两趟吧,反正就是玩的时候我感觉就放开,但是我没想到,去了这么多人,比我还放开,所以我就有点儿控制不住了,撒欢呗。

主要就是能跟大家玩到一块儿,就相当于有共鸣了,感觉就是特别亲那种伙伴呀,亲人的那种感觉,特别合,特别在一块能玩到一块这么一种的感觉,

师:是,说的太好了,我记得这几个月前还是半年前跟于总透露过,我说你都想干啥呀,就想出去玩去,你还记得吗?

当时我就感觉,哎,这个好男儿志在四方啊,我记得小时候我就说,大丈夫仗剑天涯嘛,应该都走出,尤其是奉劝各位女同胞们,一定要让男同志走出去。哪怕是走出去,他只是玩呢,这也应该走出去,他走出去,才能真正把你带出去,而不至于憋在家里打老婆呀。

咱们的于总也报了基础班,也成为得明人了,那你说说你能不能练啊,在这咱表表态。

于总:必须能练,必须要练。我会努力的。

师:我建议如果你们来这个果园啊,我感觉咱们应该在一起更多的接触,咱们就是相当于亲同一家嘛,刚才于总不也说了嘛,说像亲人一样嘛,我感觉就是这样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啊,我觉得应该简单一些,我们的生活应该简单一些,脑子是不是也应该简单?我可以很简单,其实这个很简单,其实我这个人呢,是一个很简单的人。

春春:老师特别吸引我的,就是他特别厉害,懂得特别多,但是他又有小孩子的那种感觉,就是也会偶尔不好意思的这种.

师:我觉得于总也是一个,于总也有小孩子的感觉,这次去西安,我就看他就像个小孩一样。

而且关于这个当地生活呀,方方面面的,于总简直就是我的眼睛和我的耳朵呀。

比如说古县所有的大小新闻啊,我几乎大都在于总这听的,还有这边社会上的一些大事小情啊,如何办事也都是于总教,你别看我快50了嘛,我觉得咱们绝大多数人都太欠缺了。

今天有个什么事呢,就是20亩地,我就想,干脆给这个地主打个电话,问问大概多少钱,后来我想想,还是跟于总商量商量,于总就说……于总你说说你说的啥呀。

于总:我说这个事我先问一下,具体听听地主他怎么说,然后咱们思考一下,具体怎么操作。

老师有一个我很不喜欢的地方,就是好多时候别人一给他种草,他就特别特别特别用心的,就心软,导致别人能抓他小辫子似的那感觉,我不太喜欢。

所以当时我就要过来了,我说您别问了,我问吧,问完了,行不行咱们再考虑,这样有一个缓冲区。老师如果一问,地主以为咱们又要要了,价格他会往上加。

我跟老师的建议就是这么个建议。

师:每次于总告诫我这个做事的分寸,尤其社会上的,因为我没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呀,都觉得可以,就那啥吧,就拿吧,但于总在后边抻着我,等等,先别太主动了,让对方先开口,然后很多谈判的技巧,你听听对方啥意思,而不是说我去主动开出条件。

于总啊,你给大家说说谈判的技巧。

于总:谈判这方面我不是特别在行,我的意思就是先了解他,咱们必须先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,他是出于什么目的,站在他的角度想一下,然后再用咱们自己的相应的对策去应对他。

因为社会上的人跟我接触的得明人不一样,社会上的人就认一个钱,认的是利益。他们把利益看得非常重要,就每个人跟每个人在一起的时候,只会牵扯到利益,并不会牵扯到感情这方面的,就是纯粹的利益关系。

如果他没有在你身上得到利益的话,他不会花大量的时间跟你去接触。没准只是简单的打声招呼呀,或者是怎么着的,并不会牵扯到其他的东西.

但是我跟春春呀,老师呀,跟所有得明人接触的时候,感觉就是不一样,完全不一样,就自来熟的那种感觉,就是相处起来特别简单,特别单纯。不用跟你讲话的时候,我还得考虑什么,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说错了你也不会笑我。

但是我建议社会上的人不好接触,也尽量不要接触,好多时候有的人会给你带来好运。有的人不一定给你带来好运,有可能是厄运,因为我身边好多的人都是被朋友坑的,坑的很惨很惨,有这样的。

师:对,这个就是在社会上磨砺之后的经验。

我是有这个毛病,家里人也说过,我爱人也都说过。毕业之后高中的小伙伴,他们都社会化,见面之后我很激动很兴奋,但对方就那种漠然表现,然后我爱人就看着我,说你看激动成什么样子,其实对方他根本就完全就木化了。

我爱人老拉着我,人家不是你的想法,不是你的意思,你先听听别人咋想啊,别人咋想,别人要什么,然后才是你。我

感觉就是我这样的人呢,如果说没有因缘际会,就巧合呀,我感觉会在社会上伤痕累累。这就像朴树那样的人呢,为啥朴树抑郁了,为什么崔永元抑郁了,为什么王朔抑郁了。

这些人相当于都是一类人,那么幸亏老师还有点医术,还学过周易,还看过史记。知道这个社会人心惟危,但是本性不愿意去成为那样,包括也知道如果你在社会上如何成为大恶,大家怎么办呢?那么就唯利是图,跟着欲望走,然后不断的把更多人通过利益拉下水,明明都知道,但一到实际事情上,那自己根本就做不出来,那你就是一只羊,你就见着肉,你就吃不下嘴也里去,是不是这样啊?

所以说最后咱们还是坚定的做一只快乐的,带角的绵羊,也在这个事上带着大家咩咩叫,我感觉还是不错,是不是啊。

春春:对,就是我们自己就活得很开心,不用变成非要像狼一样的状态,但是我们又能跟狼也能去应对。

师:对吧,能长成大象当然好了,但是你们多数人我感觉都长不成大象,还是一只咩咩叫小绵羊。

我感觉这个于总,他既有社会性的一面,经历那么多,又有我们这边一面的,正好是相当于既保护了我们,又整个促成了我们,你们觉得呢,就是有于总这样的人,我感觉我们心里就特别踏实了。

于总,你感觉到了吗?我们这是天作之合呀。好像是管鲍之交,秦晋之好也不是,到底是什么?战友啊,应该亲密,应该是亲密的战友关系。

相当于二人同心其利断金嘛,同心之言,其秀如兰,这周易里面一句话,我以这句话作为结尾,于总,你也说句话作为结尾吧。

于总:我所总结的一句就是:遇到您是我最大的幸运

师:咱这样吧,小伙伴一起闯天下吧。

清音:下节课听什么?

师:下节课咱们讲那个巍巍高山吧,就代表是我的一个理想,在果园的巍巍高山就是咱们那个大土丘,围绕着大土丘的故事啊,来展开论述,好吧。

清音:那我们今天就到这儿了,谢谢于总,谢谢老师,谢谢大家。再见。




1705319739098.doc


下载
全部评论
暂无评论, 快来说两句~

登录可留言

相关 查看更多>>
20240415大千老师巡回演讲广州站答疑(第二场)(语音+文稿)源寶
20240323广州线下活动上午场(一)(语音转文稿)源寶
20240323 大千老师广州线下活动上午场(二)sandy
20240109 读书群 千爷讲读书: 微阅读和归纳将改变你的一生糖糖
20240107 读书群 师谈腊神话和圣经故事是西方历史思想根源糖糖
20240104 读书群 师谈懂了希腊罗马神话就理解了西方人的思维方式糖糖
20240112得明有话说《神奇的果园》第七课于总登场(二) http://dmjs.info/m/dv_topic/view.asp?id=2149379&t=1713947085
公司简介 得明健身 业务范围 联系我们
津ICP备19006513号-1 陕ICP备2021012329号-1 冀ICP备17012469号-1